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金马车教育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吴伟平书法
查看: 144|回复: 1

蓉城记

[复制链接]

1825

主题

1985

帖子

640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409
发表于 2022-4-12 20: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蓉城记

九眼桥.jpg
九眼桥(图片来源于网络)

之一

多年以后,你推开窗户
一大块夜色掉了下来……

一夜背离的眼神和
夜晚九点钟的蜜糖
你洁白的手指,缠绕着歌声
夜色也在指尖默默逗留一会儿
九眼桥畔②,我们被裹挟进入
一种热烈而氤氲的生活……

这漂浮在火锅上的城市
将人间烟火按在腹部揉搓
被麻辣所触发的,痛觉的开关
打开了整个街巷的甜润

气息蕴含着甜润之谜……
歌者把模糊的爱情从远处拖来
月亮,月亮
你们所酿造的生活之甜……
欢乐如锦缎般泻下
露珠们被清晰地劈开

但远方迷失了自己的尽头
可疑的风暴已经来临

兰桂坊.jpg
兰桂坊(图片来源于网络)

之二

酒和烈焰开始燃烧
兰桂坊③的喧嚣在我们身边流动
锦江之水放逐着
岁末陈旧的眩晕
你睁大眼睛
仿佛卡住更辽阔的未来
飞奔的流云
辽阔的传送带

情谊,是一只勺子
不停地舀起彼此之水
相互迢递,圣诞之夜
夜色呼应着潮汐
我们在统一的轰鸣中

昨天吐出一个个烟圈
一声叹息里蹦出一朵明日之花
我是一个光明背景里
哭泣的太阳

洛带古镇.jpg
洛带古镇(图片来源于网络)

之三

明丽的下午时光
诗歌,终于开始闪耀
仍旧是水,水
我们漂浮在这午后的膨胀里

古镇⑤也在午后复活
吞吐着人群
一千年前的掌纹
正急剧的变化着

哦,广阔的田园
梦幻之地
你满载着阳光
要驶向何方?

村庄是一只小船
静静的泊在时光里

泡桐树街.jpg
泡桐树街(图片来源于网络)

之四

一条街巷
被急切的人们挤在一旁
悠然的下午茶
从此到彼的一条抛物线

泡桐树街
时光在这里停顿一下
仿佛在等待
古代的一只兔子

友人们谈谈将来,谈谈诗歌
未来也在这里停歇
仿佛被卡住的轮子
默默沉重了一会儿

水井坊博物馆.jpg
水井坊博物馆(图片来源于网络)

之五

酒,酒
仿佛时间之水
你们所映照的一杯星辰
美丽而清澈

你是一只古代逃逸的兔子
五千年前的星空里
你戴着黄金面具
急遽的行走

远古的植物成群结队
在爱与杀的间歇里
一粒逃遁的种子
在黄昏返回一杯烈酒的余波中

成都大熊猫基地.jpg
成都大熊猫基地(图片来源于网络)

之六

种子们也开启
城市的秘密旅行
像一场小心翼翼的爱情
夜晚把自己涂的漆黑
一丛迷途的玫瑰
正一路嗅着返回来处
一袭逃离的眼神
一夜离散的珍珠
一个决绝的惊叹号

今夜树木葱茏
无边收拢的暮色
这来自黄昏的赐予
植物们以疼痛缠绕万物

永远滚动的是轮子
一道残忍的玻璃阻隔
生死结成一个愁结
标注在你的额头
大熊猫迷失在自身的盲目里
人们迷失在丛林中

| 子非花写于2022410日上午,应草堂编辑小虫弟之约,遂成此诗,回忆去年成都诗歌周,成都之行的零星片段和场景 |
① 蓉城:全称“芙蓉城”,即成都。五代十国时期后蜀皇帝孟昶为宠爱好芙蓉花的妃子(一说皇帝本人偏好芙蓉花),在都城成都种满芙蓉树,故得名。该诗以成都为背景进行创作。
② 九眼桥:古名宏济桥,又名镇江桥,位于当今成都市锦江区,始建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桥共有九洞,是石拱式桥梁。现今桥头有一条酒吧街。
③ 兰桂坊:成都商圈之一,内含水井街酒坊遗址、水井坊博物馆以及众多现代酒吧、酒馆。此地酒文化氛围浓厚。
④ 本段描述诗人参加杜甫草堂诗歌周颁奖典礼暨诗歌朗诵会的场景。
⑤ 古镇:此处指洛带古镇。古镇在三国时期就已成街,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富,是成都近郊保存最为完整的客家古镇。
⑥ 本段描述成都郊外的风光。
⑦ 与诗人哑石兄聚于此交流诗歌。
⑧ 泡桐树街:成都慢生活市井文化街区,因民国时期街内有一棵巨大泡桐树,故名“泡桐树街”。街道隐于闹市,是宽窄巷子旁的一条幽静小巷,与宽窄巷子的喧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⑨ 此处兔子有双重含义,除本身含义外,还暗指成都的一种特色美食。
⑩ 本节描述水井坊诗歌之夜的场景。
⑪ 黄金面具:三星堆遗址出土的标志性文物,放在此处有暗指三星堆文化之意。
zfh.jpg
拍摄于成都杜甫草堂
(第五届成都国际诗歌周暨杜甫草堂诗歌朗诵会)
子非花,诗人,拾壹月诗社社长,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拾壹月诗歌沙龙、拾壹月论坛创始人。认为诗歌是"直接抵达人类永恒的宿命感的一种方式"。2016年底,重新开始诗歌创作,目前已出版内部交流诗集《赤裸行走的鱼》《橘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25

主题

1985

帖子

640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6409
 楼主| 发表于 2022-4-26 20: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220425183303.jpg
在意识之流中,美的整体性水落石出
——读子非花《蓉城记》有感

吴伟平


任何人都可能混淆梦和记忆,或者说记忆和梦根本就是镜子里外的事物。于是,意识流写作便成了自然而然的事。读了《蓉城记》,我一直想用一句话来表达整体感受,但非常困难,只好用“意识流美学之作”来评价它。
子非花自信“一切文字都具备诗的特质”,因此凡所有物皆可成诗,凡所有文字在流淌的意识河里都可以泛起美丽的涟漪。没错,对所有热爱诗的人来说:文字本身即是美!敏感的诗人更能体会到这一点,但正因酷爱,往往有一种对于文字无可奈何的焦虑感,尤其是表达不出本来应该有的“味”或“韵”时,便会坐立不安。我相信沉浸在文字世界里的子非花也曾被不能写诗的焦虑感所折磨。
幸好这首组诗写得很轻松,几乎是一气呵成。
美的整体性也在意识之流中水落石出,我也不知不觉“被裹挟进入\一种热烈而氤氲的生活……”,仿佛“被麻辣所触发”!


追忆似水年华。第一节,诗人采用倒叙手法,一句“多年以后,你推开窗户/一大块夜色掉了下来”,足见温情而浪漫,继而“热烈而氤氲”地展开叙述。没错,蓉城是一座“漂浮在火锅上的城市”,它的人间烟火气是和“腹部”“麻辣”紧密联系的。这一节诗人着眼于九眼桥畔以及那条“甜润”的街巷。那里“缠绕着歌声”,“歌者把模糊的爱情从远处拖来”,连气息都“蕴含着甜润之谜”,让诗人由衷赞叹到——“月亮,月亮/你们所酿造的生活之甜……/欢乐如锦缎般泻下”!而这种欢乐一直持续到凌晨,持续到“露珠们被清晰地劈开”。
整节诗以“甜”为诗眼,娓娓而来,让人不由“迷失了自己的尽头”!
酒是诗人精神的催化剂。它们共同构成了人类文化海洋里的浪花。诗的第二节,以酒为魂,以情谊为杯,燃烧着彼此。诗人和朋友置身于“兰桂坊的喧嚣”,在酒精的刺激下,仿佛看到了“锦江之水放逐着/岁末陈旧的眩晕”,以及“飞奔的流云”。他们高谈阔论,“相互迢递”,而朋友忽然“睁大眼睛/仿佛卡住更辽阔的未来”,而“我”呢?“一声叹息里蹦出一朵明日之花”。是的,举杯消愁愁更愁,“我”也不过是“一个光明背景里/哭泣的太阳”!
此节主要讲诗友相聚喝酒的事情,有些感伤,有些迷茫,尤其是在现实面前,只能“在统一的轰鸣中”,“吐出一个个烟圈”。
第三节,据诗人所言是“描述参加杜甫草堂诗歌周颁奖典礼暨诗歌朗诵会的场景”。这个“明丽的下午时光”,是令人难以忘怀的。因荣耀光环的作用,诗人们有些忘乎所以,集体“漂浮在这午后的膨胀里”,连洛带古镇“也在午后复活/吞吐着人群”。遥想一千年前的盛唐,“掌纹(诗或诗人的精神追求)/正急剧的变化着”。哦,成都郊外“广阔的田园”,“你满载着阳光/要驶向何方?”诗人虽也有“膨胀”,但更多是清醒和惶惑:清醒的是自己选择的路,惶惑的是当代诗歌何去何从。于是,诗人多么祈盼“村庄”(意指诗歌,或代表一种宁静的田园情怀)像“一只小船/静静的泊在时光里”。
踏着“诗圣”的足迹,这不仅仅是诗,更是使命!
第四节主要写“与诗人哑石兄聚于泡桐树街交流诗歌”。他们悠然地品着下午茶,探讨“从此到彼”的意义,这是一个哲学话题,也是诗界所争论的话题。它也许像抛物线一样,只是一个轨迹 ,起于诗歌,终于将来。但一旦谈起,便“仿佛被卡住的轮子/默默沉重了一会儿”。是的,凝重感,让相见恨晚的两位诗友找到了共同的情感链接。
至于“时光在这里停顿一下/仿佛在等待/古代的一只兔子”,诗中的兔子既是自然界的动物,也是蓉城美食,但我觉得它还代表古代的文人精神,或从古代转世投胎的才子——中国当代诗歌界需要真才子来正本清源和摇旗呐喊的!
第五节主要描述水井坊诗歌之夜的情景,热烈而奔放。在紧凑如电子鼓的节奏中,找回诗歌的真正使命和意义。时间跨度大,以五千年文明星空为背景,怀念“古代逃逸的兔子”,希望自己能“戴着黄金面具/急遽的行走”,即在三星堆文化中寻找更古老的文明和诗的表达方式。然而这是“一杯星辰/美丽而清澈”——幻想终将成为“一粒逃遁的种子”,并“在黄昏返回一杯烈酒的余波中”。
酒,酒,诗人们仰口喝下,便得了一种叫“爱与杀的间歇”症!
第六节是关于稀有东西的话题。诗人以精彩的语言组合成“一场小心翼翼的爱情”,让“生死结成一个愁结”。这是“一个决绝的惊叹号”,源自被“一道残忍的玻璃阻隔”。是啊,世间所有美好事物,比如大熊猫,比如纯洁的爱情,比如崇高的理想,其共同命运都是悲剧!于是,诗人发出感慨:“大熊猫迷失在自身的盲目里/人们迷失在丛林中”。
此节中“夜晚把自己涂的漆黑”、“植物们以疼痛缠绕万物”、“永远滚动的是轮子”等句子,寓意深刻,值得品味。
纵观整首诗,共六节,它们既是独立的,又是有内在线索牵扯在一起,并以含蓄空灵新奇的语言风格彰显魅力。其意象丰富,隐语深藏,同时探讨了诸多话题,比如诗、酒、人性、爱情、命运等,深刻而凝重,让人在唯美的诗行中,陡然增加了一股悲戚。


柯尔律治有这么一段话:“如果一个人睡梦中穿越天堂,别人给了他一朵花作为到过那里的证明,而他醒来时发现那花正在他手中……那么,会怎么样呢?”
对于以美学为理论基础的子非花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金马车教育 ( 泉州玖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闽ICP备18025069号-3

GMT+8, 2022-8-18 17:59 , Processed in 0.083992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